喻清昶

魏晋风度。

9.25 星期二


我点了根烟。尼古丁的气息弥漫开来,倚着墙嘬了口烟尾。良久,沉寂的气氛被叹息打破,我用喑哑的声音发问,不后悔?
你面着光背对我,看动作也应该是摸了摸下巴吧。你别过脸不假思索地扬起嘴角,语气淡然的就像是讨论待会去吃点什么夜宵似的。
从不,你说。以前是,现在仍是。
那就行。我也笑了笑。

大抵是将近六月份时日里,天气闷热。
彼时年少,骨子都里透着几分不服输的气概和满腔热血之情。后来想了想,那也兴许是我们初次的相遇。
机会偶然,恰巧,也不合时宜。你看着我,我瞅着你。一副新奇的模样,我语气平淡,带着几分该对陌生人的生疏意味,你好,青绯。
你也礼貌回复,笑意凉薄,你好,喻清昶。
请多指教了?请多指教。

正如你说的那样,并肩作战的对手一定要是与你通心达意的。我很荣幸的在结束了那次不愉快的交谈之后,与你成为了关系普通的友人。
慢慢的我才了解到,你也并非是什么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你热情,友好,善良,懂得待人礼貌,也不会屈服于对你的朋友和爱人施于恶毒诅咒或咒骂的人。
我有些讶异。一个小姑娘,能做到这些吗?
答案是能。而且一定可以。只不过还得有个前提条件,你是像青绯一样的姑娘。


我敢打赌,这世上一定是有什么不公平的事情存在的。我亲眼看着你的正义行事被贬的一文不值,你却固执地选择反击。
我当然不会怕,没有人会想来找我的麻烦,这对他们没什么好处。可是我懦弱地只能张张嘴,明哲保身。
你没事吧,良久后才找上了你,我问。
我很好啊,你笑着应答。
我的眼睛有点糊,不过不想被你发现。



后来啊,后来。
欢迎回家,雪樽。
以后余生,还有个沈湃呢。 @灯灯刀刀

删lofter啦。十月份回来。
希望fo量不要掉下1k呜呜呜呜求你💦

12.15我生日!!!会回来踩点滴x

自己的文字如果被人喜欢,
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心头好是白敬亭。

我的小饼干们↓↓↓
@江聆  @温韶言。  @南北极光。【赶稿中】

我不太喜欢那种甜到发腻的柏拉图式爱情。

阴雨天躲在屋檐下共饮一杯奶茶,坐摩天轮到最高点红着脸相望,亦或者许下什么动人的承诺,然后轻柔的抱在一起。这种爱情不奢望走近,也不祈求拥有。

于我而言,我欣赏的是明明两看相厌,却仍可以在最需要对方的时候相交背腹的爱情。这种人啊,就算是在恋爱里,他们也不管是打架还是做爱都可以先嘲讽对方两句,挥着拳头砸在他的脸上,最后干的酣畅淋漓。

他们还会像猛兽一样接吻,唇齿相依,直到一方没办法呼吸的时候,才会恋恋不舍地分开,牵连出惹人遐想的银丝。

即使高潮在即也咬着牙关红着脸瞪着对方,让支离破碎的呻吟压抑在喉管里。

明明在床上多羞耻的话都听过,下了床却怎么听怎么隔应,恨不得把人摁在洗漱台上揍一顿。后来听多了也就习惯了,除了偶尔还是会拌嘴吵架之外,甚至会掺进一场可有可无的架来打。

这样的爱情啊,起码分手之后,还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大醉酩酊。然后半梦半醒爬起来的时候,得意洋洋的笑着呢喃。

“嘁,你可是我最讨厌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