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相别

您好,这儿游蔓ヘ(;´Д`ヘ)
只要你关注我,我们就一定会有故事(!!!!!!!
然后一起商业互吹(bushi)

【雷安/R18】Toxic.

#幼稚园文笔,看着开心就好√
#每一部分都跟个单独成行的段子差不多的,随便看看就好了
#学前代步车,不会开车(疲惫的笑容)
#人设崩坏,ooc过分【高亮】
#可以接受的话...
↓↓↓

“你说,我该怎么称呼你?”雷狮翘着二郎腿靠在座椅上,把玩着手中的那把枪——那是从安迷修身上搜出来的枪,是一把64式的小手枪,样式的确挺老旧的,而且枪身上磨损的痕迹看起来相当有年头了。
不过,给人致命一击倒是足够了。雷狮这么想着,鼻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声响,暗紫色的眸子和那抹微微睁开的薄荷绿交错:“又或许,叫你安警官会更好一些,嗯?”
“……随便你怎么说。”
安迷修垂下眸子看着自己被尼龙绳桎梏于木椅上,试着挣扎的动作被雷狮尽收眼底。
“死到临头还嘴硬啊。”雷狮放下翘起的那只腿,慢条斯理的走到安迷修身侧,然后安迷修感受到太阳穴上冰冷的触感,他的动作肉眼可见滞停了一下,宛若恶魔般的语调在耳畔边响起,“安警官,我劝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安迷修抬起头,栗色的发丝有些黏在光净的额头上,薄荷绿色的眸子里带着几分肉眼可见的不屑之情,他的嘴角扬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唇齿间吐露出简短的话语。
“那你试试看啊,恶党。”
“呵。”雷狮微微颌首着,那双不知沾染过多少人鲜血的手狠狠钳制住安迷修的脖颈,迫使他抬起头来。那股力量带着种不容反抗的气息,饶是身经百战的安迷修竟在那窒息的情况下有须臾的失神。
“安警官,麻烦你记住了。”眸中充斥着浓重的戾气,雷狮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白皙的脖颈上清晰可见跳动的经脉正在做最后的挣扎,“你,是我的猎物。”
突兀的松开手,安迷修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良久未感知到周近空气的肺部,此刻正难以克制的让气管去喘息着。雷狮满意的看着这一幕,刚刚本可以葬送安迷修生命的那只手此刻正敲击着桌子迸出欢快的节奏。
“而猎物,就应该有猎物的自觉。”

(走链接嘻嘻嘻嘻↓↓↓)
https://m.weibo.cn/5529669963/4165553754875525

评论区待会再放一次_(:з」∠)_
后排带一下我家土下座(划掉)尘尘仙女er @幽灵日殒
我终于发出来了感不感动!(bushi)

【雷安】Recall THE END( 1 )

#学院+现代pa

#私设有,年龄操作有,ooc有

#幼稚园文笔,轻喷谢谢x

一.

喧嚣的人群,强烈的鼓点,穿着性感暴露的女人们和年轻疯狂的男人们织成一幅并不怎么和谐的画面,即使是角落处也充斥着酒杯的碰撞声或是失控的鬼哭狼嚎。

这大概是雷狮毕业之后第一次这么狼狈。

像个街边小巷的流浪酒鬼似的,又像极了刚刚失恋的小年轻一样,听着酒吧中嘈杂不堪的声响,倚靠在吧台旁饮下一杯又一杯的啤酒,然后重重地将玻璃酒杯摔在桌子上。

卡米尔坐在雷狮身侧的椅子上,他瞥见自家大哥正撩开他自己垂落于眉间的发丝,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里充斥着不同于往日那般猖狂和霸气——准确来说,倒是多了几分不可言说的戾气。

“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

雷狮这几个字像是用尽了他自身的全身力气去说出来的,卡米尔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冷了几分,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雷狮再一次把服务生刚续满的的啤酒饮尽。

“大哥,别喝了……”卡米尔出声制止着雷狮,嘴轻微的张合着似是还想说些什么,却抑制住了自己刚到嘴边的语句,只是在双方都沉默之际叹了一口气。

“……闭嘴。”

“可是大哥,明明你比我还清楚,你知道他已经要……”

“卡米尔!”

玻璃酒杯再次被强烈的撞击于吧台之上,卡米尔识趣的噤了声。那道声音的确很响,导致有一小部分人还看了这里一眼,不过这个小插曲在偌大嘈杂的酒吧里就如同一粒微小的石子罢了,就算是坠入水中,也不过泛起涟漪,随后便会恢复如初。

可是即使两人不用说出“他”的名字,那人的身份也早已心知肚明,以及——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他要结婚了,大哥。

“混账骑士。”雷狮喃喃着。


二.

说起雷狮和安迷修的相遇啊——那也不过是个俗套的三月天罢了。

日历刚刚翻到了三月那页,城市却也自然而然的从整天雾霭中褪下旧裳,和煦的光伴着轻柔的风,树上的柳絮也在空中旋转跳跃着,似一位正翩翩起舞的舞蹈家。

于Q市而言,似乎是好久没有碰到这么好的天气了。坐在教室窗台的雷狮如此感慨着。 

他早就看到楼下的分班告示,不出所料,自己果然考进了一班。雷狮进门后随意找了处地方坐下,不过这么看来雷狮来的还挺早的,毕竟此时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显得有些冷冷清清。雷狮万般无聊的四下打量着,突然想起了口袋里的那个“小道具”,然后他的目光突然锁定在教室门上,盯着门沿动起了小心思。

——给下一位同学来一个“见面礼”?

雷狮瞥见教室门后面有个水桶,里面还有着少许可以见底的清水,然后将其搭着自己带着的“小道具”稳当的放在教室门上。雷狮翘着二郎腿坐在推开门绝对发现不了的死角——讲台边的窗台边沿。看着在教室门上自己刚刚才装置好的“小道具”,然后边打游戏边等着上钩的鱼儿被捉弄后发怒的神色。

会是谁呢?他还有点小期待呢。

当时雷狮正万般无聊的大杀特杀,门突然被“吱呀”一声推开,雷狮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本身就在门沿上摇摇晃晃的水桶“啪”一声翻了个面,水洒了这个刚来的一身。

“啧,还以为是个能躲过去的聪明人。”

罪魁祸首雷狮从窗台上稳稳当当跳下来,慢条斯理地走到门边,并且全然忽视了那位愣在原地,即将要和他共处三年的新同学呆滞的神色。

“……你这样不太好吧?”雷狮蹲下拾起那个那小道具,边鼓捣边腹诽着这道具居然是个一次性的玩意,身后突然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他下意识的停了一下手上的动作,然后直起身子看着声源处。

“嗤,你有什么意见吗。”

“当然有啊。这次你弄到在下也就算了,万一下一次进来的是一位美丽的小姐呢?让小姐当众失态是非常不好的,所以在下可否请你收手呢?如果不收手的话可是违反骑士道的……”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雷狮这么想。

“打住打住,什么骑士道。”雷狮把水桶踢回门后处,然后不紧不慢的对上那双薄荷绿的眸子,挑眉冷笑着,“这个年头还有人冥顽不灵的信奉那种迂腐的东西,真是可笑。”

“在下明白你可能不太理解骑士道这种精神,但是还麻烦你能否对其他人——我指的是同样怀有善意的人,稍微友善一点?”对方似是强忍着怒气看着自己,雷狮把手中的道具随意地扔回口袋后,以身高优势俯视着那人,以及他湿透的衬衫。居高临下的开了口:“那我请你听清楚了,我没必要对每个人都友善,所以麻烦请你把你那套狗屁骑士道给我收回去,老子做人全看心情,懂?”

三.

如果说安迷修是温吞水的话,那么雷狮就属于那种不安分的火——两人的关系就像这两种物质一般,只要碰到一起就会产生一次小型爆炸,然后迸发出漫天水蒸气的那种。

分班考的时候雷狮比安迷修高那么几分——雷狮年级第四,安迷修年级第五。他本该理所应当的坐在安迷修的前桌,可众所周知,他雷狮从来就不按照套路出牌。

于是雷狮当众提出“安迷修太矮了我怕坐他前面把他挡住了”这一问题,并以此为由将座位换到了安迷修的后面。

当时的安迷修简直和一条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模一样,那薄荷绿的眸子里简单明了地表明了他炸毛的内心。雷狮却非常不识时务的“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你的骑士道呢,小骑士。

凭心而论,那个时候的安迷修在雷狮眼里,不过就是和上个世纪的老古董差不多的人,有着一样的信仰,也去帮助着一样的人群。

并且,雷狮从始至终一直都觉得安迷修的行为,真的是十分的令人难以理解。毕竟,就算你再怎么在所不惜的帮助别人之后,没有人有义务一定去回报你吧?人可都是自私的。

雷狮到现在还记得,有一次他上体育课的时候回班休息,发现教室里只有安迷修一个人坐在位子上自习。

由于两人是前后桌关系,开学时那种火药气氛也稍微缓和一点,雷狮也就漫不经心的跟安迷修东扯西拉了几句,不知怎么着就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安迷修。安迷修不假思索的回应道:“雷狮,骑士道并不是像你所想的那样不懂变通好吗?它是一种信仰,毕竟骑士会对每个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助之手的。”

“嗤,本大爷觉得你这种思维,并不会值得别人去尊重和爱戴,相反——他们只是会单纯的认为你是个有着中二病的大龄幼儿。”

“……你这还真的是强盗逻辑。”安迷修合上书页,语气中难得有些违背骑士道的不耐烦,他推了推他鼻梁上平时都不怎么戴的红色眼镜,对上了雷狮那双尽是调笑的眸子,一向自诩正义的骑士大人此刻也只是叹了口气。

雷狮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回到自己座位那儿,毫不优雅的把腿抻到桌子上,懒洋洋的开了口:“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本大爷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种伪君子每天顶着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尽做一些人模狗样的事情,看得我啊——”

“真是想一拳打歪你的脸。”

四.

雷狮和安迷修都是走读生,相较之下,安迷修住的比雷狮还稍微远那么一点儿。可是不管雷狮多早来,推门而入,第一眼看到的绝对是自己位置前,摊开课本自习的安迷修。

“哟,早啊雷狮。”

闻言,雷狮瞥了眼声音的主人,那是他的同桌凯莉,平时住校,倒也来的不晚。凯莉见怪不怪的看着自己同桌一脸痞样,仿佛对书包和桌子有多大意见一样的把书包随意地甩在桌上。她无奈的耸耸肩,继续低着头咬着那块草莓味的波板糖,看放在膝上的耽美漫画。

“早。”

其实雷狮对于这个座位,还是有些头疼的。为什么他雷大爷的同桌是个女生?

雷狮之前也问过班导丹尼尔这个问题,然后丹尼尔笑眯眯的给雷狮解释:这样安排座位是为了促进同学之间的关系,特地在按照排名分配之后又选择了男女搭配式的同桌分位。

更令雷狮绝望的是,全班都双双搭完了,他雷大爷想去换都没有换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上课了,雷狮抬起头,突然看到语文课代表鬼狐天冲把那一摞厚厚的卷子抱过来,心中警铃大作。直觉告诉他一件事——

“……不好,要翻船。”

社会你雷总,理科长期霸占年级前三。可文科却是出奇的不好——尤其是语文。分班考的时候满分一百五的语文他勉勉强强一百往上走一点点,年级第四的位置还是凭借其他科目逼近满分的分数才排上。

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雷狮开始无聊的转笔了,毕竟前几天雷狮还逃了语文课出去打街机来着。望着卷子上完全看不懂的文言文,雷狮开始怀疑自己中国人的血统,然后再由衷赞美代数几何真真是一种美好的东西。

然后雷狮想到了他那位完全不偏科的前桌。

“喂安迷修,你卷子写完没。”雷狮拿笔去戳着安迷修的后背,发问道。

“……我是绝对不会借你抄的。”对方的回答言简意赅,直接把雷狮龌龊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又唤道:“安迷修。”

“怎么了?”安迷修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

“我用刚才笔戳的。”雷狮顿了顿,“……没盖笔盖。”

又是一片死寂。

“雷狮你知不知道白衬衫有多难洗!”安迷修忍无可忍的回头看着已经在试卷上画起小人的雷狮。平时的骑士道仿佛见了鬼,好看的薄荷绿色的眸子里都快喷出火光来了。倘若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雷狮早就死上了千万次。

安迷修就这么看着雷狮把手中的笔放下,抬起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非常诚恳的看着安迷修的眼睛。

他说:“——我知道啊。”










TBC.
——
您好,这儿两相别。
初次使用lofter发文,如若格式排版有些地方不对劲的地方还请见谅。后排圈一下每次都帮自己改文的的小仙女 @陈修远V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应该……不会弃坑的吧?
【以上那条纯属给自己打气,毕竟我懒xd】